粪税(浇粪)

经验分享 2020-11-23 11:23:21

农民浇灌的蔬菜可以吃吗?

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,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。当他们富有的时候,人们现在非常注意保持健康。尤其是城市里一些讲究的人,在买菜买水果的时候,会选择一些绿色、干净、无污染的,保证身体健康。诚然,这个选择自然是好的。毕竟病从口入。在各种蔬菜中,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买的蔬菜绝对干净。

然而,城市里也有一些人在买菜时走极端。他们认为有农药残留的蔬菜不应该买,用粪肥浇灌的蔬菜不应该买,只有山泉水浇灌的蔬菜才可以吃。说到这里,作者也很不解。有药物残留的蔬菜不能买是可以理解的,因为药物残留对人不好。但是对于城市里的一些人来说,他们震惊的是用这种肥料浇灌的蔬菜不能吃。那么问题来了。用粪肥浇灌的蔬菜真的不能吃吗?作为一个农村人,李紫回答了这个问题:

至于用粪肥浇灌的蔬菜能不能吃,我先说一下种菜送菜的农村邻居的尴尬事:

我的邻居叔叔在花园里种了一些蔬菜,如卷心菜、菠菜、萝卜、南瓜等。为了让蔬菜长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肥,舅舅每天早上都去花园用尿和粪肥浇灌,追肥。

就这样,园子里的蔬菜在舅舅的精心经营下长得越来越好,产量看起来比别人家的蔬菜多得多。收获了这么多蔬菜,舅舅精心挑选了一些,然后坐车去了省城的儿子家。

看到这么大的南瓜和白菜,城里的媳妇很纳闷,为什么农村老家的蔬菜那么大。舅舅自豪地说:“我每天用粪肥浇灌这种蔬菜,没有农药残留,城里普通人吃不到。”

我媳妇当时脸一沉。她公公走后,就开始抱怨她老公,说:这粪肥又脏又臭,还含有很多细菌寄生虫。怎么才能这样给蔬菜浇水,浇出来的蔬菜能吃吗?赶紧扔掉。我和孩子反正是不吃的。老公也是个“老婆炎”,忍不住只好偷偷把这些菜给人吃,还反复跟农村爸爸说,他来了就不吃什么“粪浇菜”了。

种菜送菜的故事结束了。这个城市的媳妇是真的对吗?用粪肥浇灌的蔬菜真的不能吃吗?梅子认为可以吃有几个原因:

第一,用粪肥浇灌蔬菜是我们祖先留下的明智经验,他们可以吃,我们自然可以吃。

在化肥出现之前,祖先为了让蔬菜长得更胖更大,用粪肥给蔬菜浇水,持续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。我们的祖先种菜的时候,也有很多谚语,比如这句话:“想红,离不开脏”,“屎倒萝卜尿倒葱,旁边的黄瓜长疯”,都很有道理。

这些肥料,我们通常称之为肥料,对蔬菜的生长有很大的影响。如果长期在田里施肥,田里的蔬菜和农作物总是出奇的好,比一些化肥好得多。因此,一些农村农民,他们宁愿付出高昂的代价,也不愿购买一些肥料来促进蔬菜的快速生长。

那么,当我们用肥料灌溉时,种植的蔬菜去了哪里?当然,它们被我们的祖先吃掉了。那么,既然我们的祖先可以吃这样的蔬菜,我们现代人怎么了,为什么不能吃呢?

第二,粪肥不是直接用来灌溉蔬菜,而是经过发酵分解后被农民用于施肥,发酵后的粪肥已经灭菌,对蔬菜是安全的。

有经验的农民在种田的时候有一个诀窍,就是先堆一些粪肥,然后用塑料布盖上,撒上土发酵成熟。经过一到两个月的发酵,粪便水中的一些有害细菌和寄生虫被杀死,转化为对土壤有益的腐殖质。因此,农民对发酵和分解的肥料进行施肥,用于作物的生长。这样的粪便有利于蔬菜的生长,更有利于人们的健康。比任何用化肥追肥的蔬菜都好。

所以农民在种菜的时候,也是先将粪肥消毒,然后灌溉到蔬菜的根部,让粪肥和有机肥流到地面,让蔬菜的根部充分吸收,成为蔬菜生长所需的养分。因此,农民给蔬菜施肥是非常安全的,而不是直接灌溉作物,所以我们在吃蔬菜时不必害怕粪便中的细菌。

第三,粪肥不会直接接触叶子,而是灌溉蔬菜的根部,所以蔬菜至少是干净的,不接触叶子。

城里有些人可能对蔬菜的追肥有些误解。他们认为肥料直接洒在蔬菜的叶子上。但我不这么认为,因为蔬菜和树一样,是通过根部的吸收生长的,而不是通过叶子吸收水分。所以农民在使用粪肥的同时,也灌溉了根部,让蔬菜长得更快。

例如,当农民给卷心菜、菠菜和芸豆等蔬菜施肥时,他们总是用这些肥料来灌溉他们的根,但我们吃的叶子和水果却一点也没有被污染。如果农民用粪肥浇灌叶子,由于叶子比较嫩,过几天叶子就会被粪肥烧焦,造成蔬菜生产的损失,对于农民来说,得不偿失。所以,用粪肥给蔬菜浇水,对蔬菜不会有太大伤害,可以正常食用。

总而言之:

通过以上,我们彻底了解了粪肥的施肥方式和灌溉方式,以及粪肥对蔬菜和人的危害。所以这种肥料属于有机肥的范畴,比任何一种化肥都要有机绿色得多。如果有人非要担心用粪肥吃过的食物不能吃,那就不要买。自己做个菜园,什么都不放就种。

农村有句老话:“无粪水之味,无五谷之味”!因此,经过发酵和杀菌,粪肥是一种优质的肥料,在土壤中分解,增加有机质,提高土壤肥力,然后经过日晒雨淋净化,无污染。相反,在没有肥料的环境下,只施肥对土壤不好,也没有肥料给作物施肥。所以这种肥料自然是很好的农家肥。我们的祖先用了几千年。吃了几千年的菜,没事了。这里是个问题!

粪税(浇粪)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lnxindong.com/jingyan/811.html
本文系作者授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最近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