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说|周太舸:雷雷

公务员报考 2020-11-22 17:21:44

  文/周太舸

  雷雷被父母连夜送回乡下。父母都是医生,响应号召要奔赴抗疫一线。

  雷雷的嗓门儿特别大,哭起来特别响亮,应了名儿,如雷。老两口特别害怕雷雷哭。还好,那一夜雷雷没有哭。

  早饭刚做好,雷雷就醒了。一醒,就叫爸爸妈妈。爷爷呆坐在灶前,不知如何是好。奶奶没呆,两手在围裙上一抹,嘴里喊着雷雷别哭,两脚笃笃笃跑进卧室。

  爷爷随即跟进来,刚说“你爸妈”,话没完,雷雷说,我想起来了,爸爸妈妈都在当奥特曼,抓那些叫病毒的怪兽。我也要当奥特曼,防止怪兽入侵。说着,一骨碌爬出被窝,比了一个奥特曼的动作。老两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  早饭是绿豆稀饭和煎饼。煎饼是用面粉加鸡蛋和藿香做的,绵软,喷香。去年暑假,雷雷随爸妈回了一趟乡下,吃着这种煎饼,连说好吃,回城了还央求妈妈做。

  可这天早上,雷雷对煎饼好像视而不见,两只眼睛探照灯似的在老两口的手上照了又照。老两口的心悬了起来。好一会儿,雷雷才问,你们洗手了吗?老两口都说,早洗了哇。

  雷雷嘟着嘴,摇着头。老两口赶紧去洗手。不洗的话,雷雷哭了咋办?回到餐桌,见雷雷正吧嗒吧嗒吃着煎饼,老两口相视一笑。

  吃了早饭,爷爷拿上镰刀,背上背篼,打算出门。雷雷蹦蹦跳跳来到跟前,两腿一分,两臂一伸。爷爷说,雷雷乖,别拦爷爷。爷爷出去割草喂牛,牛儿没草就会饿肚子,肚子饿了就要叫唤。说着,学牛儿哞哞叫了几声。

  雷雷说,爷爷,我又不是不让您出去割草。雷雷要调啥皮呢?爷爷怔在那儿,一时摸不着头脑。连奶奶也远远地看着,紧张兮兮的,生怕哪儿不留意,惹雷雷哭。哭了,就是个大麻烦。

  见爷爷发怔,雷雷说,爷爷,您出门戴口罩了吗?爷爷一听,明白了,哈哈一笑说,牛戴嘴笼子防偷吃,狗戴嘴笼子防咬人。爷爷既不偷吃,又不咬人,戴那嘴笼子干啥?

  雷雷比划着说,防那个叫病毒的怪兽入侵,懂吗?爷爷不戴口罩,就别想从我这儿过去。哼!雷雷又把两臂伸开。这当儿,奶奶已拿来口罩,爷爷只得戴上。

  白天,雷雷一会儿看动画片,一会儿与狗儿和鸡们玩,玩得院子里鸡飞狗跳。看着雷雷顽皮的模样,听着雷雷响亮的笑声,老两口偷着乐。

  谁知,晚饭时,雷雷哭了。晚饭是糯米饭,素莴笋,炒蛋花,一个雷雷从来没有吃过的肉。这肉,佐以葱姜蒜,一炒出来,香气就满屋子飘。问题出在爷爷的嘴上,爷爷说,这是野猪肉,非常好吃,但来之不易,一般人来家里,还舍不得拿出来吃呢。

  雷雷一听,将筷子重重地丢在桌上,将那盘肉猛地推下桌子,哇哇哇大哭起来。老两口变着法子哄,但无论怎么哄,雷雷就是哭个不停。

  晚风把雷雷响亮的哭声在村子里到处传扬,院子外面很快便影影绰绰地聚了不少人。人们吵吵嚷嚷的,都问雷雷哭啥。

  见事情不妙,雷雷来到院子里跟外面的人说,别问了,我哭的是野生动物。野生动物不能吃,懂吗?你们聚在一起,病毒怪兽会害你们的,都回去吧。如果你们不回去,我就哭一整晚,让你们睡不着觉。

  外面的人一听,哄笑着全散了。

  【作者简介】

  周太舸,本名周太科。散文、小小说、短篇小说见诸于《中国教师报》《西部时报》《西南商报》《黑龙江日报》《四川经济日报》《教师报》《教育时报》《教育导报》《南充日报》《南充晚报》《巴中日报》《巴中晚报》《四川文学》《短篇小说》《辽河》《小说月刊》《金山》《天池》《小小说月刊》《小小说大世界》《精短小说》《绝妙小小说》《喜剧世界》等多家报刊。部分作品或在全国性征文大赛中获奖,或收入选刊、年度选本、中高考试题、学生课外读本。

  【“浣花溪”文学栏目征稿启事】

  欢迎投来散文(含游记)、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,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,不在征稿范围内。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,标题注明“散文”或“游记”或“小小说”。作品须为原创首发、独家向“浣花溪”专栏投稿,禁止抄袭、一稿多投,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。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、照片附加在稿件中。邮件中不要用附件,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。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《宽窄巷》副刊选用。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、开户行及网点准确信息(不能错一个字、多一个字、少一个字)、卡号、身份证号码、电话号码。投稿信箱:huaxifukan@qq.com。

  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小小说|周太舸:雷雷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lnxindong.com/baokao/580.html
本文系作者授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